生活記錄‎ > ‎

看寶島一村-3/28

張貼者:2010年3月28日 下午6:28Huang Jl   [ 已更新 2010年3月29日 上午4:51 ]

「寶島一村」演出很久了,2008年開始,一直沒機會看,去年底從網路上看到台中中山堂演出的消息,就趕緊訂了票,選在二樓一排,每張票1300,不便宜,但我要二個孩子都去看。帶小孩去,其實是想讓他們理解眷村,不只有「康熙」或「國光幫幫忙」裡說故事的趣聞,還想要他們知道,那是一個大時代的荒繆。


戲很長,感覺分了太多幕,有點雜亂,鬆散。也許是因為導演急著想把眷村50餘年的故事,在3小時的戲裡都講完。下一代要把父母那一代的故事講清楚,也留下來。

那一代跟著國民黨到台灣的外省人,除了知道是要到台灣逃難,誰能預料,這避難的小島竟成了自己的家。

逃難、懷著希望等待回鄉、接受回不去的現實、落地生根,最後家鄉反成了異鄉。

多少人為了那場內戰,把生命和青春都給了所謂的國家。就像戲裡如芸對著離家50年後突然出現的飛官先生說的:

「還記得早上吃過早餐,送你出門時還是個意氣風發,20來歲的年輕小伙子,怎麼回來吃晚飯的已經是個白白蒼蒼的老頭。」

老趙死了,沒趕上開放探親,兒子替他回鄉看老家,哽咽的奶奶突然賞了孫子一個巴掌,全場人嚇了一跳,但接著老奶奶說的話,更是讓自已聽了鼻酸,「這個巴掌是你替你父親受的,跟我說出去玩玩就回來,怎麼這一去就是50年,也回不來了」。

散場時看著一樓有個白髮老伯,拄著木杖,費了不少力氣才從座位上起身,我心裡想著,看著台上演出自己的故事,是怎樣一種心情。

出場時,每人發了一個包子,象徵朱媽的天津包子。包子下方是紙袋子,上頭印的是老趙家的門牌號碼,聽說,老趙的故事講的就是王偉忠的父親。

希望兩岸的這一代或是下一代,有足夠的智慧不要讓那樣的悲劇再發生,管他的民族統一大業,管他的台灣獨立,國家跟政府是用來保護人民、服務人民的,如果為了國家的存在要人民去上戰場,要人民用生命去服務國家政府,年過40的我已經無法接受了。

Comments